首页
sishu

训诫生活之三

今晚这夹醒木的规矩格外难熬。刚才臀缝被打,这里面的肉本来就疼,这样使劲夹着醒木,苏英觉得那臀缝处的肉被醒木硌得火辣辣的疼;臀腿处也疼在肉里,夹醒木时绷着屁股,这被打的地方简直可以用酸爽形容。但苏英想着夹不好醒木,要用那样的姿势被打腚沟,再疼也使劲夹着。 这怕羞果然管用,半小时的规矩,苏英这次只掉了一次。关里心想:等周末秦杉杉回来,再好好教教苏英,这夹醒木的规矩应该就能过关了。秦杉杉是关里的第二个学...

训诫生活之二

苏英去厨房准备晚餐,厨具材料一应俱全,但苏英大部分都不会用,她只会用锅炒菜,用锅煮粥,别说烤箱之类的,就连微波炉她也只是见过却没用过。想到这是她在这儿做得第一顿饭,苏英还是用心做了一顿自己最高水准的晚饭。苏英摆好饭菜,去关里房间请示,关里来到餐厅坐下,苏英服侍着递餐具,盛粥盛饭。关里说:“可以了,你去坐着用餐吧。”苏英答应了坐到对面的餐椅,屁股坐在实木的椅子上,压得臀肉更疼了。但苏英不敢乱动,等着...

训诫生活之一

一 。关里是苏英的训诫老师,教导苏英的学习、书法、运动,还有平日里的言谈举止。训诫有训诫的规矩,苏英记得刚入关里的门下时,真是每日战战兢兢,屁股没有一天是好的。现在每每回想起最初的日子,苏英都心有畏惧。 关里是一个沉稳内敛的中年男子,他的训诫规矩严格,不容一丝怠慢。苏英入门第一个月是试用期,一个月后关里满意,则可以正式入门。 第一天,关里便把规矩教给苏英。首先,凡是挨打之前要先晾臀,将屁股洗干净后...

小六虐臀

1927年上海,冬。 此间正值乱世,人人自危。街上肃静的可以,大家都低着头缩紧已领,匆忙赶路。一条弄堂里突然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叫,紧接着一个半大的男孩连滚带爬的冲出弄堂,跌倒在雪地上,一边求饶,一边手脚并用的往前爬。 “三师兄,三师兄饶命,救命,呜呜,救命啊~”男孩的脸色惨白,颤抖的声音里尽是哭腔和浓浓的绝望。 随后又走出了七八个人,为首的瘦长身材,身披黑色风衣,头戴黑色礼帽。帽檐压得很低,远远看去...

那是开始,掌落痕留【二】

高中如愿以偿进入了重点学校的重点班级,报道那天,当我从班级排名榜的中下游苦苦觅得“X小唱”这三个字时,我丢失了全部的骄傲,垂头丧气的走进班级,不想跟任何人说话,余光一扫,似乎都是周围同学高傲的眼神。        43名是我的自尊心难以承受的名次,电话那边传来陆老师的声音:“你们班主任我认识,数学教的很好,我已经拜托过他留意你的成绩了。还有刘老师(我爸)让我每个大周去家里坐坐,我们下个大周见,好好...

那是开始,掌落痕留【一】

那年,十三四的我,刚刚懂得豆蔻年华之意,每早顶着中考的压力一圈圈练习800米。我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,父母眼里的乖乖女,同学眼里的文静好学女孩。从小学起一直留着的长发已经及腰,我不爱打扮,随手梳理下一条马尾却也高傲的翘起,阳光下黑的发亮。 像很多女生一样,初中后数学是我的硬伤,初一初二我的成绩从来没有掉下过前三名,即使我的数学成绩120分的题从未考到过80。 以这样的数学成绩进入了初三这关键的一年。...

纷雪灵歌 上

枫叶大片大片地飘落,洒满了院中小径,秋色极美,只可惜秋意肃杀,就如她此刻的心境,再美的景落在眼中也有些伤感的意味,一时思及过往种种思及,酸涩涌上心头,她握着杯盏的手紧了紧,这才觉出在这枯坐了那么久,茶冷香去,饮之伤身。 在楚府客居已久,终究不是长久之计,楚云枢对自己的心思已是再明显不过的,再装傻下去也太不应该了。打定主意正要起身辞行,身上忽的披上厚实的披风,一惊之下险些跳起,楚云枢一直对自己以礼相...

献给舞者的SP 下

[五]  暑假的特训 一转眼.暑假已经来临.经过一段时间的练习.我已经对街舞有了很多的了解.再不是刚刚认识阿灭时哪个对街舞一无所知的菜头小子. 对一些基本功也有了一定的基础.照阿灭的说法:我已经可以做个一分钟左右的个人秀了.已经成功的从菜鸟的级别升级到了新手的级别了.所以打算在暑假给我进行特训.让我在这两个月能突飞猛进. 我兴奋的想.终于要教我真本事了. ———...

献给舞者的SP 上

一  初始 这是一个小县城. 小到可以两个小时走完全城. 小城很落后. 人们的思想很守旧. 在大城市里风靡的街舞.在小城的人看来.那是痞子和市井流氓才跳的东西.他们不理解街舞. 所以街舞事业在小城发展的很小很小.整个小城只有一家街舞工作室.连一个象样的队也组不出来. 这个工作室叫做<S.P.T>即”灵魂请说话”.人们不懂也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.也不理解SPT的老大...

M/F摩亚圣公主 下篇

第六章 双笞规则 布史太太的惩罚暂时告一段落。然而菲儿依然无助地高撅着被打得通红的光屁股跪趴在刑凳上。看样子,瑟威尔那个大魔头来之前,她们是决计不打算放开她的!菲儿自知反抗与求饶都是徒劳的,索性放松了全身的肌肉,绝望地趴在刑凳上休息,只是屁股上的剧痛与烧灼感却丝毫没有减低,而眼泪也依然悄无声息地不断滑落着。 布史太太找人去请瑟威尔殿下的命令下达不久,菲儿此时最不想见到的那个身影即出现在她的身后!...